水电报修: 8126307
处长办公室:8126001
办公室:  8126003
基建维修科:8126004
饮食管理科:8126005
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服务…
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雨雪…
食堂食品安全管理制度
超市食品卫生管理制度
校园安全用电防火承诺书
学院空调使用管理制度
学校卫生工作条例
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学…

高校宿管员全能大叔上央视 记住学生信息精确到床号

时间:2011-12-24 编辑:

说一个学生的名字,他就能背出该学生住的宿舍、学的专业、所在年级等相关情况;他专门购置了一套理发工具义务为学生剪发,引来众多学生提前预约排队;他还免费教学生弹奏吉他,至今已经收了40多个徒弟;他并不富裕,但他经常三百五百地资助贫困学生……

他就是华中师范大学原西区三栋的宿舍管理员魏友阶,学生们都喊他“全能大叔”。12月19日、20日,央视“走基层·最美中国人”专栏还采访了他。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为什么能吸引央视?昨日,记者走进该幢宿舍,聆听了魏友阶“大叔”的真实故事。

记得学生信息,精确到床号

昨日,在西三宿舍一楼值班室,记者指着《华中师大3栋宿舍学生名单榜》考魏大叔,“马帅”。魏友阶张口就说:“政法学院2010级,222宿舍1床位。”记者又随意点了一个, “彭波”,“美术学院2009级,322宿舍2号床位,”魏大叔又准确答出。

“西三宿舍316个同学,他们的院系、年级、宿舍、长相,我都记在心里了。”魏友阶说,“只要用心,就能把工作做好。”

去年8月,魏友阶到西三做宿舍管理员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记学生的名字、长相、宿舍。魏友阶的“用心”不仅方便开展工作,更给西三的安全加了一把“锁”。

今年9月14日下午,一学生模样的男子快步进入宿舍,因该楼栋的二楼住有入校不到半月的新生,魏友阶对该男生身份有所怀疑。15时左右,新生军训集合时,他守住宿舍大门,逐一辨别出入学生,没发现刚才进入的陌生人。

魏友阶确认其不是本栋学生后,随即邀学生协助上楼巡查,在连续三次查看未果的情况下,只好严守在一楼大厅。17时左右,该名男子推了辆自行车下楼,魏友阶将其扣住盘查,发现车辆为227房间柳楠同学所有,随即报警。几分钟后,校保卫处人员将该名男子带走。

据介绍,自魏友阶到来后,西三没有出现一次被盗的事故,也没有一个学生被骗。

主动“借钱”给困难学生

在西三一楼值班室,记者看到,凡是看见魏友阶的同学,都会亲切地叫他一声“大叔”。“同学们叫我‘大叔’,我感到了一种责任”,魏友阶说,“我会经常问自己,做的称职吗?配得上这个‘大叔’的称呼吗?”

“魏大叔,感谢您,没有您的关心就没有我的今天,您是我心中永远的好大叔。”这是今年6月毕业的黄方营发给魏友阶的一条短信。

黄方营住在西三206房间,学的是哲学专业。初到西三值班的魏友阶发现,黄方营连着几次都是寝室关门后才回来。这引起了魏友阶的注意,他就找黄方营聊天。

原来黄方营来自广西的一个单亲家庭,家里经济很困难,生活费只能靠自己做家教挣。他一次教了两个孩子,每周有四个晚上要出去做家教。由于家教地点在关山,10点以后就没有公交车了,黄方营只能骑单车,回来后宿舍也关了门。

魏友阶很佩服黄方营自立自强的精神,就对黄方营说:“你骑车去做家教,一定要注意安全,不要赶。你再晚一点回来都不要紧,你什么时间回来我都给你开门。”从此,为家教晚归的黄方营开门成了魏友阶的习惯。

有一次,黄方营做家教被骗了,三百元钱打了水漂,身上只剩三毛钱。魏友阶看到他从外面回来,就问他吃饭了没有,他说不想吃。魏友阶感觉不对头,把他叫到值班室反复询问,黄方营才说了实情。

“不吃饭怎么行?这两百元钱你先拿着吃饭。”魏友阶把钱塞到了黄方营的手里。很快,黄方营又找到了一个家教,两个小时50元钱。他拿着这50元钱就去给魏友阶,说:“这50元钱,大叔先拿着,我再挣了再给您余下的。”“那怎么行?你以后钱多了再给,”魏友阶拒绝了,至今没要。

黄方营后来拿到了教师资格证,并在南宁一中学找到了工作。黄方营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或发短信给魏友阶,向大叔汇报自己的工作生活情况。

自购工具免费为学生理发

魏友阶会理发,他自掏腰包购买工具,经常给同学们免费理发。“帮学生理头发,可以让学生感到温暖,也可以帮助家里困难的学生”,说到理发,魏友阶“嘿嘿”地笑着,觉得很有成就感。他高超的技术吸引众多学生提前预约排队。

魏友阶不仅会理发,而且会踢足球、弹吉他、写一手好字,他有个外号,叫“全能大叔”。

“大叔是我们院的领队,经常跟我们一起练球,踢中场。”2009级政法学院的叶丹枫说,“大叔”在学生眼里,俨然成了他们的“人气王”。

“大叔是一个吉他高手,我们楼栋很多同学都跟大叔学吉他,”大二汪刚说。

曾在湖北省青年书法比赛中获得三等奖的魏友阶,隶书、楷书、行书样样拿的出手,魏大叔认为,“写好字对一个人终生有益,师范生毕业后都是要走上讲堂的,字都写不好,人家会瞧不起的。”

调离西三宿舍,有学生都哭了

魏友阶是武汉人,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,先在武汉一家国企做技术工作,下岗后,开过3年多的公交,又做过3年多的哥。2006年,他又南下深圳闯荡,在一家大型物流公司,从最基层做到总公司的营运总监。后来公司变更股东,他觉得自己年龄大了,又想落叶归根,所以就回来了。去年8月,54岁的他辗转来到华中师范大学任宿舍管理员。

魏友阶常对2011级的新生讲自己的故事,告诉他们“一个人一生不容易,要改变从大一改变,整个思想的成熟从本科开始”。他常说年轻一定不能留遗憾。

11月27日晚,是魏友阶在西三值班的最后一个晚上。听说魏大叔要被学校调到其他楼栋做管理员,有学生要签联名信要求他留下,但最终他还是被调走了。住在西三的同学们买来了水果送给他们的好大叔,你一兜苹果,我一兜橘子,他一兜香蕉,很快值班室就摆了一地的水果。

第二天走的时候,有几个同学当场还掉了眼泪。

目前,魏友阶在桂苑宾馆南楼宿舍继续做宿管员。昨日,在西三宿舍楼接受采访时,他说上了央视后压力很大,但准备把以前的方法继续用下去,把工作做得更好。 (通讯员 党波涛 吴轲 王诗雨)长江商报